• <nav id="bkbyf"></nav>

  • <tt id="bkbyf"></tt>
    【農大好故事82期】農大走出的“非洲院士”


    發布日期:2020-06-05訪問次數: 字號:

    ——記我校優秀校友、非洲科學院院士賈銀鎖教授

           賈銀鎖,1974年進入我校農學系學習,畢業后留校工作。1980年考入中國農業科學院讀研,1992年赴南非攻讀博士,2005年被河北省以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回國。他回國后一直從事中非國際合作研究,爭取了多個科技項目開展農業科研合作,同時甘做雙方政府間官員互訪、建立友好城市、中非論壇、一帶一路等活動的橋梁和紐帶,為中非友誼的橋梁添磚加瓦。201811月,賈銀鎖當選為非洲科學院院士,20195月被非洲科學院任命為特別顧問。

    立志求學在農大

      19749月,賈銀鎖被推薦到我校農學系學習。談到當年在農大的時光,賈銀鎖坦然地表示,自己是地地道道的工農兵學員。但是憑著農村孩子吃苦的精神,憑著一股子學農愛農的勁,也憑著被推薦上大學的感恩,他刻苦學習、以勤補拙,立志要學出個名堂。

      他大學里對每堂課、每個環節,都認真對待,上課前要預習,課堂上聚精會神認真聽講,課后請教老師,完善修改筆記,堅持每堂課都完全消化吸收。他擔心教室里上課,坐后排怕聽不見、看不清,便養成了早起占頭排的習慣。到了晚自習,根本不需要老師督促,堅持到固定教室學習,風雨無阻。作為班長,他還是老師與同學之間的信息傳遞的二傳手,督促輔導同學們學習,經常“厚著臉皮”帶著同學們讓老師課余開小灶學知識。

      他說,盡管自己那幾屆學生入學時整體水平不高,但是教他們的老師都是農大的精英、著名教授,不少老師還有著海外留學經歷。畢恒武教授教作物栽培、王健教授教育種學、羅耀武教授教遺傳學、張立言教授教小麥栽培、石振亞教授教植物保護……課上,老師們認真嚴謹,教學過程如行云流水,內容諳熟,講到精彩處,聲音抑揚頓挫,引人入勝。課下,老師們常和大家交流專業前景,他們深厚的學養、淵博的知識,也是同學們渴求知識、努力進步的巨大動力。實習中,老師和同學同吃同住同勞動,建立了深厚的師生情誼。

      賈銀鎖記憶中,畢恒武教授講起各類植物生物學特征、特性時如數家珍,滔滔不絕。王健教授談到建校初辦學原則“農業教育非實習不能得真諦,非試驗不能探精微,實習試驗二者不可偏廢”時講,“咱們搞農業的,一定得到一線去,到基層去,心中得有農民,科學研究要與生產實踐結合,才能取得實實在在的成果”。張立言教授會自己不時油印一些專業前沿知識給大家學習。賈銀鎖說,農大的求學經歷、老師的言傳身教,是自己一生做人做事的源頭。“我們這批人,在農大學習過程中,身上都有著共同的特點,能吃苦、腳踏實地,密切聯系實際。這種共同的品質,是在母校幾年的學習生活過程中,農大的學風和校風熏陶下逐漸形成的。”

      翻開農大校史等回憶文章,不僅僅是賈銀鎖,從學校走出的董玉琛院士、劉旭院士、郭子建院士、趙春江院士等一代一代農大人皆是如此。應該說,農大的辦學原則和樸實學風,在110年多風雨歲月中“一以貫之”,積淀傳承,并注入學生思想形成了品質和特點。而河北農大培養的40萬名畢業生,又猶如40萬顆種子,把“崇德、務實、求是”的作風又播灑在華夏大地。

    國外留學到南非

      1991年,賈銀鎖公派到奧地利維也納大學做訪問學者。1992年到南非金山大學攻讀博士學位。身在海外,心系祖國,賈銀鎖想著能為中國做點什么。1994年,他和幾位志同道合的留學生成立了南非第一個華人社團組織——南部非洲學生學者聯誼會,幫助整個南部非洲的華人學生學者,包括國內前來的學生學者住宿、交通、辦理身份、尋找專業、物色導師等等。

      中南建交之前,南非學生學者聯誼會成為中國政府在當地籌劃建交事宜的最可信任的華人民間組織。為建交做準備工作、排演建交晚會文藝節目、幫助中國到訪藝術家做現場翻譯、協助雙方政府之間溝通交流等等,賈銀鎖和他的會員們為中南建交貢獻了許多力量。1998年中南建交成功,賈銀鎖終于在南非能見到中國的國旗和大使館,聽到中國的國歌,他感到無比的激動與驕傲。他說,幾年來為中南建交服務,是自己攻讀博士期間做過最有價值的事情。

      博士畢業后,賈銀鎖先后在佳南學院、金山大學、福特海爾大學等擔任專兼職教授,從事生物學教學和科研。2002年以來,國內一些省市政府代表來南非考察,并經常在同鄉會、聯誼會上介紹祖國發展大好形勢,真誠邀請南非的華人專家學者回國發展。國內省市領導熱情洋溢的邀請,讓賈銀鎖幾次徹夜未眠,決心聽從囑托,回國工作。

      2004年和2005年,賈銀鎖經中國駐南非大使館推薦,被教育部評為非洲唯一的國外中國籍優秀農業科技專家,赴新疆和甘肅講學。在與國內省市政府代表零距離交流,真切鼓舞下,以及兩次國內講學,目睹了祖國巨大變遷,賈銀鎖決心回國服務。20057月,賈銀鎖被河北省政府以高層次人才引進回國,任省農林科學院植物抗逆生理與分子育種實驗室主任。

    合作交流連中非

      賈銀鎖回國后用自己在南非所學的知識、結識的專家教授,建立了河北農科院與南非研究機構的研究合作關系,申請科技部、農業部、南非自然科學基金(NRF)等研究經費,共同開展合作研究。他先后主持國家科技部、農業部948項目、河北省財政專項、國家外專局等項目22項。

      賈銀鎖在農業部948項目中主持“非洲作物種質資源收集與創新利用”專項,他和他的團隊幾乎走遍非洲,搜集作物,尤其種質資源,解決非洲農業上存在的實際問題。2012年東非爆發的玉米致命性壞死(MLN)病害, 2014年肯尼亞發病面積達到90%, 這種MLN病害在玉米營養生長期的任何階段都會感病,而且只要感病就顆粒無收,并且動物吃了極易感病,甚至死亡。賈銀鎖為此申請了國家科技部2015年“中肯耐旱抗病雜交玉米聯合技術研究與示范”項目,與肯尼亞朗格大學合作研究3年。他們研究出的SA-IBL8號玉米抗MLN病害達到一級抗病標準,推出的生物菌劑(潤雨菌劑)對抑制MLN病害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受到東非人民的好評。

      他與南非福特海爾大學、金山大學等大學和國際著名育種家合作,開展了作物種質資源發掘、交換與創新等合作研究。與埃塞俄比亞農業科學研究委員會合作,開展中國雜交谷試種與推廣;與贊比亞農業科學院合作,培育的ZY18玉米在贊比亞試種,比當地品種增產50%以上;與埃及、加納、喀麥隆、埃及和摩洛哥等開展了系列的合作研究。做好科研之余,他在國際期刊發表SCI論文12篇,獲得國際和省部級科技進步6項。2018,因為對中非農業科研的貢獻,通過非洲各界多學科專家的獨立評估和推選,以及十個不同領域顧問委員會的評審,賈銀鎖被授予非洲科學院院士。目前,非洲科學院共有來自59個國家的四百多名院士,華人院士僅有3位,賈銀鎖就是其中之一。

      賈銀鎖還在中非政府間官員互訪、友好城市建立、一帶一路等活動甘做橋梁,促使中非廣泛交流合作,擔任即時和同聲翻譯,努力做“一帶一路”的建設者和踐行者。他說,自己雖年逾古稀,但這顆為世界農業發展研究奉獻的心還沒老,會一如既往地做好中國南非合作的紐帶,促進兩國農業科研合作的更好。

    在南非金山大學獲博士學位

    非洲科學院院士證書

     

    作者:姚運肖 攝影:谷占元 編輯:楊曉麗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河北農業大學 中國河北保定靈雨寺街289號 郵編:071001 電話:7521283 招生電話:7521540 7528888
    冀ICP備05024133號-1       冀公網安備 13060602001052號
    好运快三